(cūn)
1.皮肤上的污垢。
如,“屁眼儿,你从来都是猫儿洗脸,总不洗脖子,瞧那脖颈子上的~有多厚啊,都能种庄稼啦!”“您真邪乎,那您想种点儿什么呢?种点儿老棒子?您要知道,那~是很好的保护层,冬天不怕冷,夏天不怕晒…”
2.皮肤被冻裂。
如,还有,你的手都~啦,从今儿起,每天用热水泡两回手,几天后你那手就不像鸡爪子啦,还想去北京打工呢,谁见你的手~得那样儿不咧嘴呀?
(cuì)
1.从嘴里用力吐唾液。
如,二狗坐在夏利副座上,一摇玻璃就朝外~了一口,正~在从后面赶上来的一辆大奔的挡风玻璃上,随后大奔的女司机别住他,让他给舔干净。他想耍混横儿,又一想,甭管公车还是私车,都惹不起她妈的,于是给人家用纸擦,擦拭不净,对方又要求他用衣裳擦,并说:“不让你给洗车已经便宜了你,随便往出~,你什么素质你!”
2.用啐唾液行为表示辱骂等不满心态。
如,等大奔启动后,二狗朝大奔恶狠狠~了两口,说:“呸,一个小娘儿们!张狂什么呀你,什么时候撞上二爷,爷我非往你小嘴里~上两口不可!”
呲对 (cī dui)
以不满的心态用话训人。一般用于长对幼,上对下,尊对卑。
如,开车的大狗~他两句,说他说话没起色。二狗不服,也~起他哥,说:“你不刚开辆夏利吗?等你开上宝马在~我吧!”
与“呲儿”义近。
抽冷子 (chōu lěng zi)
冷不丁儿,突然间。
如,“二蔫子,你先给你姐打个电话,不然你~去了东晓市,怕她不在那里。”“不,老妈,我怀疑她们俩抽白面儿,我就要~去,没准儿能逮着呢!”“胡说什么你?~逮谁你?她是你姐,整个一个二娄你!”
叉皮儿 (chà pír)
1.听错了,以致造成差错。
如,“姐,你听~了。我说的是去东晓市,你听成东花儿市了,弄拧了。
2.虽说有约在先,但阴错阳差,走的不是一条道儿。
如,“咳,别提了,我们两个走~了,我说从轿子胡同迎她去,谁知她从烂漫胡同来了。”“咳,我说你们怎么没碰上呢?原来又~了。”
脆生 (cuì sheng)
1.指短促而焦亮的响声。
如,俩手一掰,喀巴一声就开了,你听这香瓜儿的声音多~!这才是地地道道的兔儿白呢!
2.嚼在嘴里感觉很脆。多指水果等食物。
如,“听声儿脆还不算,你搁在嘴里一嚼怎样?”“既~又甜”“得,保你永远会记住什么叫兔儿白了!”“得了吧,论~,还得说莲雾。”
吃货 (chī huò)
只会吃,形容没本事的人。含贬义。
如,“你少跟我摆划什么兔儿白兔儿黑的,它再脆再甜,也得用钱买,你有什么真的呀?你无非是个~,连雾是脆生,你望莲垂涎吧你!”
成水 (chéng shuǐ)
主要指人的本领、品质。
如,“老妈,是卖甜瓜的表演让我尝的呀,我腰里一个子儿都没有,怎么让您开眼界啊!”“还说呢,没~的东西,嗟来之食你也吃呀,活现眼吧你!”
吃主儿 (chī zhǔr)
1.指能吃,饭量大的人
如,郝毫可是个~,他一个人能吃半桌席;谁家办喜事时这样的~一多,得,甭想多赚,不亏俩子儿就算不赖。
2.会吃、讲究吃的人
如,他不但能吃,还很讲究吃,什么吃烤羊肉要去什刹海啦,吃爆肚要去天桥儿,吃炒肝应去鲜鱼口儿……别说,人家真算得上是~!
差样儿 (chà yàngr)
1.因病或身份不同,所吃与其他成员不同。
如,老郝在家里还常摆谱儿,隔三差五还就得吃点~的,吃不成他就蹽到西单一间楼儿吃烧羊肉。
2.物品不同类。
如,一次,老郝去单一处吃灌汤包子,一屉之中竟有两个~的。他叫来服务员,又找来经理,问吃出~的这怎么算。经理一看他是京油子,忙说:“算您白吃呗!”他一蹬眼说:“我吃遍九城也没吃出过~,就你这儿,真是名副其实的‘单一处’啊!”老郝心里其实是想借机再蹭两屉拿回去……经理一瞧这老家伙还没完没了,心里一琢磨,说:“去把这面点师叫来。”那厨子来了一瞅,说:“吆,是大爷您呐,在家里我大妈不是净给您做~的吃吗?您吃的这屉~的是我的活儿,您还不包涵我呀……”老郝说:“哎呀,这还说什么呐说,再~也没说的啦,经理,你,你可不能再呲儿他,更不能扣他奖金,他是我对门儿的二的呀,我们爷儿俩没的说……”
拆兑 (chāi duì)
设法解决(人力、钱物等)。
如,头三天,管招聘的李三妈给老陈打电话穷对付,请他去给花职学院成人高考班去代课,他说:“真不好办了,实在~不开了,因为我早已答应另一所学校了。”
(cuó)
1.形容人的个头儿短小,矮
如,花职学院的李三妈个儿有点儿~,一个小~人儿,已年近知天命,还把眼画得跟鬼似的,紧追流水落花不放,还招摇什么劲儿呢!
2比喻因人品不好,或心中有愧,在人群中,自惭形象矮小。
如,三妈做事够缺的,够损的,让人不作情,虽说这年头儿,你就不觉得~人一头?老陈说,她爷们儿错非把她紧紧钳制住,否则她怕要常常风流潜入西施家的,她绝不是什么好鸟儿……
跳转到